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二八章 我会留着
字体设置
    有一段时间,徐义没敢去洛水畔,没敢去面对杨玉环的舞姿?1毛线3

    有一段时间,徐义过的浑浑噩噩的,几乎到闲的蛋疼的地步。

    有一段时间,徐义都不知道是怎样过来的,一直到了开元二十三年四月,徐义听了咸宜公主将会下嫁杨洄······

    历史终归还是遵循着原本的轨迹。这一刻,徐义有点轻松了。

    本不该属于自己的,真的不该去强求。所谓配位和灾祸的道理,徐义懂的。

    半年多了,运河沿途的转运渡口已经有部分投入使用了,至于洛水渡口,已经完全取代来了原本的东都渡口。

    而滩涂的那片良田换来的土地,已经彻底变成了集镇,繁华的程度堪比一个中县县城。

    “义哥儿,萧老头让老夫问问,你在滩涂上的那片林子有没有出售的意思?”

    再一次造访崔家,寒暄完以后,崔升跟徐义起了那片林子······

    终于还是看上了渡口配套的利益。

    当初在营建渡口时,徐义没有在渡口的份额中争什么,就是因为他考虑到滩涂地那些配套设施的利润。

    为西域回来的七八十人,徐义让了,退了。

    “叔翁,那是子用良田换来的!

    “老夫知道,都清楚。你平时也不太关注那地,诸公的意思是,可以拿渡口的份子交换!

    崔升觉得徐义的推辞是在讨价还价,就将真实的意图了。

    至于是不是还有其他意思······另。

    “叔翁,那片林子里渡口很远了,作为渡口的配套,怕是没什么用处;故侨米恿糇爬朔寻!

    “义哥儿,你多久没去渡口看了?如今的滩涂渡口,已经不亚于一个下县的县城大了。你所谓的边缘,已经被货仓完全包围了!

    “早先营建的仓库,已经不能满足往来商贾的需求了?1毛线3由于渡口的龙门吊转运方便,沟通了东都内河和漕运、洛水的转运,渡口已经成了大盛朝南北转运的枢纽!

    “义哥儿,若是需要一处别院,还是一片心安的林子,不用他们,老夫就可以帮你踅摸一处,比这地大,亭台楼阁比这里更为完善。如何?”

    要一开始徐义就是为寻一处心安处,那真没没这个意思。毕竟,那时候徐义还是一穷二白的基础? 更别提还有几十个手下等着糊口。

    到了今日? 徐义早不是刚入东都时的徐义了,徐府也不是当初的徐府了? 虽然不至于更这些世家相比? 但在收益上,就是在东都? 那都是靠前的几户。

    所以,他倒是真的有心留下? 留下这片所谓的净土。

    心底里? 他更想留着这一处跟杨玉环勾连之地,不为情缘,为情义。

    只是不知道崔升这样,到底是因为杨玉环? 还是真的因为渡口需要扩建······

    “叔翁? 子不觉得能把所有的钱都赚了,子觉得人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有时候给自己留一片净土,可能会让自己内心留一份梵静!

    “叔翁,当初子没有在渡口的份额上多过一句话? 就是为那一片林子。不足二十亩的林地,又偏离洛水河道? 望诸公能够放过吧!

    “合作是相互的,也是持久的? 子自认为能创造效益的不止是渡口,未来可期? 望叔翁能帮子一声:那一片林子? 我不准备出售!

    “另外? 叔翁,那片林子,我和颍娘都很喜欢!”

    能让步能让?能?尚煲宀幌肴昧。

    从牛肉干,到滩涂渡口,再到运河航道,徐义从来没有想过去主导,一直把自己置于弱势的地位,是因为明知自己的底蕴不足,不能也不敢跟这些世家抗衡。

    问题是,自己已经让出了很多,他们却连自己的私产都有心划拉走了。

    本来这段时间的心情就够郁闷了,一开口就这样杠回去了。

    完了,徐义也觉得有点鲁莽了:“叔翁,漕渠以北的地方很大,子可以设计渡口和漕渠,乃至那片地方的转运枢纽,希望叔翁能协调诸公,让子留下那片林子吧!

    “虽然子不算什么文人雅士,也有心装一回,给子留个装隐士的地方······”

    崔升的脸色一直没变,仿佛就跟在和徐义闲聊一般,仿佛真的是代人传话一样:“也罢。他们也就是这么一!

    接下来的场面多少有些尴尬,崔颖又不在,没法调和。没坐一阵,徐义就离开了。

    临走时,徐义告诉崔升:“子还真是多日没有去过渡口了,也该去看看了!

    或许这片林子能交换让徐义都垂涎的利益,可徐义根本就没让崔升出交换的利益来,他真怕忍不住。

    其实,相对于钱财上的收益,又怎样能跟交好杨玉环相比?

    跟杨玉环的纽带,恐怕就那片林子了。

    好像曾经跟杨玉环表示过,那片林子就是为她而留······

    渡口确实变样了,除了没有城墙,整个滩涂地,完全不必一个县城差。

    甚至渡口配套设施的建设,因为完全按照徐义的设计,在整洁上比一般的县城更强。

    仓储的建设,也不再是当初徐义规划的面积,真的已经扩张到了那片林子。

    “将主······”

    “你是黄六毛?”

    “将主,是的!

    “你不是在码头吗?怎么在这边?”

    “禀将主,现在七八十个兄弟都已经不干苦力了,渡口的营生,缑主事忙活不过来,兄弟们都帮忙!

    “这段时间,这边林子一直有人盗伐树木,缑老大就让我等轮换着看管。整个林子的栅栏一圈,都有兄弟们看着······”

    到底是自家人,徐义拍了拍黄六毛的肩膀,缓缓的进了栅栏。

    沿着卵石铺设的径,在树荫下被凉风轻轻的吹着,徐义越发坚定了留下这片林子的念头。

    有这片林子,或许真的可以让自己有一处静心的地方。

    已经能看到林子中央的拿出亭台了,错落的木屋,围绕着一处空地,浓密的毛竹让此处显得相当的隐秘。

    徐义越看越喜欢······

    “徐义······”

    “玉娘······”

    “你······”“你······还好吧?”

    “就那样,你怎么样?经常过来这边吗?”

    “也不是。叔父已经不太管我跳舞了。咸宜公主经常邀请我,公主府上倒也清静,只是没有这边的感觉!

    她已经到了不需要忌讳谁的地步了吗?终归要走上原本的轨迹吗?

    徐义一时间有些愣神。

    然后,两人随意的坐下了,仿佛恢复到了早先得那种默契,很自然的就坐在一张长凳上。

    就这样干巴巴的坐着······

    “我叔父不让我做人妾!

    “我知道!

    “我喜欢这里!

    “我会留着!

    ······

    真不知道什么了,好像也不需要什么。就这两句话,已经把故事的发生、发展以及结果都完成了。

    坐了很久,不知道什么时候杨玉环的头靠在了徐义的肩膀上,徐义的手搭在了杨玉环的另一个肩膀,就这样看着远近错落的树木,听着脚下潺潺的溪流流过,像溜走的时间······
为您推荐
手机在线中文字幕乱码_琪琪热热原色先锋_抖抖影院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