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宿醉
字体设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库网]

    .shukw./最快更新!无广告!

    </p>

    如果说一个人可以知道自己时光的最后一秒是什么时候,那么这个人的人生是不是会变得不一样?

    我常常问自己假如我可以知道我与你时光的最后一秒,那么我和你的结局是不是就会变的不一样?

    不像现在日日在愧疚和悔恨里度过。

    我并不想减轻多少心灵上的负担,只是希望一切可以重来的话。

    我一定会好好的珍惜你,一定会好好的爱你。

    我承认我是一个人渣,我毁了你,也毁了我自己。

    我不值得可怜,也不可能被原谅。

    我只希望在天国的你可以过的很好。

    度洛西汀是好东西,它会是我一生的伙伴。

    而我也注定这辈子不会再爱上谁。

    ………

    ………

    很久没有见高中同学了,唐明轩组织了这次的聚会,大家九年没见,无论大家如何改变,在我印象中,大家仍旧停留在高中的青葱岁月里。

    聚会现场,大家觥筹交错,举杯畅饮,有的同学在吹嘘自己现在的生活,有的同学在借酒浇愁自己失败的婚姻,有的同学在聊自己被家人逼婚的经历,大家到了一个复杂的时间层面里,圈子也变得各不相同。

    聚会还没结束,徐佑文向唐明轩打个招呼,想出去透透气,他来到酒店外的喷泉池旁,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朝天空吐了一口烟,烟雾在天空中绕了一个圈,轻轻回旋,看着天空中飘散的烟雾慢慢消失,他不知怎么变得有点怅然若失。

    突然徐佑文的耳边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像是从时空裂缝中传来的。

    “你不是不抽烟的吗?”

    “是谁?”他看向四周,身边却空无一人,他的心像是坠入谷底,猛然间变得空落落的。

    那个声音像在自己耳边喜欢念叨的你,今天的聚会你没有来。

    对!你死了又怎么会来?

    离开我你现在还好吗?我想你只有离开我才能活得快乐和自由。

    想你,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都在想你,我身体的重量从你住进我心房的每天开始,就不是一个人的重量。

    我好像疯了。

    没有你的生活,我一天也活不下去。

    思念如春日里的野草般疯长,又像燃烧平原的野火一样炽热,烧光我整个人的理智。

    占据了我的全身。

    回忆像潮水回涌,浸没了我自己,让我慢慢失去呼吸。

    而你也永远不会回来。

    又是一场宿醉,徐佑文被抬回自己的住的地方,他躺在自己凌乱的床上睡着了,做了一个梦,一切好像又回到了他和她相遇的那天。

    “嘿!你叫什么名字?”徐佑文站在楼梯的转角拦住了顾燃的去路。

    顾燃冷漠的看了徐佑文一眼,想要继续往下走,他抬起腿一脚踩在栏杆上,咧嘴笑着看她:“你叫什么名字?”

    “你要干嘛?”这个时候顾燃终于对徐佑文说了第一句话。

    “我要追你!毙煊游牟徽。

    “神经!”顾燃给了我一个白眼,然后一把推开他往下走。

    唐明轩从一旁走到徐佑文身边,将手臂环住他的脖子笑着道:“看来你不行!”

    徐佑文大吼:“男人怎么能说不行!你等着,我一定会追到她!”

    顾燃是新来的转学生,长着黑色的长发,生的特别漂亮,是那种站在人海中就会闪闪发光的人,不让人喜欢都不可能。

    看到她的第一眼,徐佑文承认自己喜欢上了她。

    高中十几岁的年纪,那时的他根本不懂什么是真正意义上的爱,那时的他只是觉得喜欢一个人就是要跟那个人在一起。

    “弹的太差了!再给我练一遍!”顾未之手拿着一根细长的竹棍抽在顾燃的手臂上,灼热的痛在顾燃的手臂上蔓延开来,顾燃还来不及看一看手臂上的伤痕,就被催促着继续练琴。

    “不许哭!你的琴都练的那么差了!你还有脸哭!给我把琴练好!”顾未之大骂。

    顾燃忍住了要掉下来的眼泪,将手继续放在琴键上,她又将刚才的琴谱又弹了一遍,可是还是错,无论是节奏,还是声调。

    “怎么还是弹成这样!你还想不想练琴了!”顾未之怒吼道。

    “我不想练了!永远都不想再练了!”顾燃大吼起来,然后站起身朝门外跑去。

    很多次她都这样想,我这一次跑了就绝对不会再回来!可是每当顾未之出来找她,她又会心软回去。

    谁让顾未之是她的妈妈。

    “阿燃,你忘了你的梦想是当一个钢琴家吗?”顾未之常常用手温柔的摸着顾燃的长发,和风细雨的劝说着。

    是!当钢琴家是自己说的,可是受不了苦,受不了累的也是自己。

    每次受痛,她一开始会恨顾未之下手太重,到后来她恨的就会是自己。

    为什么自己偏偏选了这个梦想。

    这是顾未之年轻时的梦想,如今却变成了自己的。

    到底是命运的捉弄,还是轨迹的重叠。

    顾燃有些分不清。

    她蹲坐在公园的小亭子台沿,头侧靠在柱子上发呆。

    假如时光倒流一次,自己一定不会选这个梦想了,就算选了也不会去告诉顾未之。

    “阿燃,你在哪?妈妈错了!你跟妈妈回家吧!”顾未之在大喊。

    顾燃转过头,看到了身形消瘦的顾未之,她年轻时一定是个美人吧!只是时光和现实没有放过她。

    “阿燃,跟妈妈回家吧!刚才是我不对,对你太凶了!你不想学琴,我不会再逼你,真的!惫宋粗ё×斯巳。

    感受着顾未之怀中的温暖,顾燃道:“妈妈,对不起,是我不对,我会好好学琴的!

    最终顾燃还是选择了妥协,她的心又不是石头做的。

    顾未之或许是为自己好,即使那样的方式自己不喜欢。

    走在顾未之的身边往家走,顾燃低着头,突然一个小石子朝她脚下踢来。

    “咕噜噜”尖锐突兀的小石子停在她的脚边,顾燃抬起头,正巧迎上了徐佑文的目光。

    “顾燃?”徐佑文叫了她一声。

    但是顾燃再次低下头,将他刚才的呼唤当作了耳旁风。

    徐佑文感觉到顾燃的神情有些不自然,他往顾燃的身旁看,这才看到了一脸严肃,毫无表情的顾未之。
为您推荐
手机在线中文字幕乱码_琪琪热热原色先锋_抖抖影院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