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取名二三事
字体设置
    下午四点半,回到果园内?。毛线、

    停好车,把两只家伙从车上弄下来,笼子直接给它打开。

    才刚转身准备将车上的东西卸下来,苏九然就感觉到两只脚沉了不少,低头一看,两个家伙一左一右抱着他的腿往上攀爬。

    “汪~呜呜~”轻轻叫了两声,额头上有月牙的狗松开了他的脚。

    旁边浑身奶白色的家伙,看着伙伴的动作,也是有样学样的松开,然后蹲坐在一起,仰起头很是乖巧的盯着苏九然看。

    看着它们俩并排蹲坐的模样,苏九然感觉自己一颗直男的心,都开始有些融化了。

    直接上手一抄,将它们就给抱在了怀里,不过这次就只是用一只手抱着,另一只手上还拎着两袋它们的玩具跟吃的狗粮。

    幸好管理之心给他强化了下身体,不然还真有点抱不动它们俩。

    单单一只家伙就有十几二十斤的重量,再加上那些狗粮跟玩具等物件,少也有上百斤了。

    “乖乖,还挺重的?”苏九然拎着东西往屋里走去。

    “嗷~汪~”两只家伙喊了一声。

    给它们放好了东西,苏九然就将它们给放到了地上,取出狗盆倒上狗场用的狗粮,两个家伙估计也是饿极,哼哼哧哧开始吃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他也是松了口气,心底就开始琢磨着自己的想法。

    两只狗,没几下就将满满一盆狗粮吃完,然后就开始在屋前撒起欢来,除了门关着的家进不去以外,几棵栽种在门外的果树,就被它们给祸祸了个遍。

    不一会到处就留下了它们的印记,一两泡尿绝对是少不了的那种。

    “从哪抱回来的狗?”

    正坐在椅子上面想着事,一道声音惊醒了苏九然,老爸老妈领着人回来了,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都已经五点半了都?。毛线、

    自己一坐就是将近大半个时,一时间想事情都有点想入迷了。

    一旁的老苏抱起狗崽,掰着嘴看牙又看爪子,才道:“猎犬的苗子,养一养可以替代大熊跟熊它们,在果园里看看家~”

    “嗷~汪汪~”家伙在老苏手里挣扎着,稚嫩的嘶吼声不断喊叫着。

    另一只家伙则是快速逃离,跑到了苏九然脚下,一个劲的扒拉着他的裤腿,一下一下低声的嗷嗷叫着,似是在让他赶紧救救自己的伙伴。

    “还挺可爱的嘛?”老妈也是上前一步,拎走了苏九然脚下的家伙。

    不得不拉布拉多幼犬时,敦厚忠善跟憨态可掬的样,还是挺让人觉得想要抱一抱,然后好好的撸上几下不可。

    刚想话,苏九然就止住了想的话,老妈身后那些婶婶也是饶有兴致的模样。

    预期让她们来烦自己相亲,还不如牺牲一下两个家伙,分散下家里三姑六婆们的注意力,暂时不要将媒婆的爱好,放到自己身上来。

    “大熊跟熊没有救回来?”苏九然愣了一下。

    被咬伤了的两只大狗,是村里一只老猎犬的后代,当初老苏把它们俩抱回来,可是花费了不的代价,算算时间也有八九年了。

    而且大熊跟熊两只狗,从也是陪着苏九然一起长大,他心底顿时很是难受起来。

    “谁救不回来了?”老苏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把抱着的家伙放下,语气稍微变得有些低沉起来,道:“医生它们俩年纪大了,再加上这次受伤伤了根本,以后没法继续做巡山,打猎的事情了!”

    “算一算,大熊跟熊都十岁了!”朱玉芳叹息了一声。

    以前还没有觉着什么,两只大狗都还挺健壮活泼,可这一次差点就被咬死,才发觉它们是真的已经到了晚年状态。

    身体素质什么的都开始下滑,又经历了一次大的伤害,能保住一条命都算是好的了。

    其他几位抱着家伙的叔叔婶婶,心底也是异常难受得紧,果园里的七八只狗全都是他们一只只抱回来,花费时间养大训练它们巡守果园,早就有了非比寻常的感情。

    如今它们受了伤,几时间都没见着它们的身影,果园里不管是谁都觉心里空落落的很。

    “那它们还回来嘛?”苏九然心里舒了口气。

    “废话~”苏建国等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爸在你眼里就那么没点人情味?”

    “当初带走它们时,我就跟你三太叔公承诺过了,一定会养着它们到老死为止,就算以后不能跑山巡守了,果园里也不会缺它们一口吃的!

    “那就妥啦~”苏九然笑了一声。

    都已经五点半多了,闲聊了下大家也就各自散去回家。

    离着村里也不是很远的路,除了三位负责管理的叔伯们没走外,其他人都是除了中午会在果园吃一顿,晚饭基本上都是回家吃。

    两个家伙躲在桌子下,瑟瑟发抖的身体显然是怕极了。

    要是它们懂得话,铁定会申诉:“太阔怕了,人类居然连狗都不放过,又是捏又是揉,居然还有个混蛋连狗的JJ都要弹,太不要脸了~”

    有心想要抚慰一下,可看着它们害怕的模样,苏九然安慰的话停在嘴边不出口。

    毕竟那实在是有点骗狗了,只要两个家伙还在果园里,叔叔婶婶们也都还对它们感兴趣,而家伙还没长大的话。

    可能也许大概家伙们得要受一段时间的折磨了!

    厨房里面老妈正在掌勺,只要老苏他们在的时候,昆叔跟玲婶子就只有帮厨的份,相较于厨艺来,朱玉芳是要胜过在场所有人的。

    叼着一根烟,苏建国也不点火,就这么叼着闻味儿,“给取名了没?”

    果园里有他自己弄得规定,谁都不允许在果园里面抽烟,包括他自己也是一样,以身作则的他除了叼着闻味,是绝对不会点火抽烟的。

    而且老妈不太喜欢烟味,于是老苏硬生生凭着毅力,算是半戒了烟瘾。

    “没~”恢复过来的家伙们,被苏九然抱在了怀里放着,“要不老苏你给代劳一下,它们叫什么名字好点?”

    苏建国闻言摆摆手,提醒道:“忘了你三太叔公的话了?”

    “三太叔公?”苏九然眼前浮现了一位老人,他是村里最厉害的猎人。

    孩提时代记忆中很凶恶的一位老人,因为他脸上有一道疤,从眼角斜斜划过整张脸,但也是对孩子最和蔼慈祥的一位老人,因为他总喜欢逗村里的孩子们玩,还喜欢将自己年轻时的故事讲给村里的孩子们听。

    时候的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蹲在三太叔公的摇椅前,听着他讲过去在山里狩猎,还有跟他养的猎犬差夫的故事。

    不过很可惜,三太叔公在几年前就去世了,当时刚上大学的苏九然还回来扶灵了。

    “想要养自己的猎犬,就要自己给它取名字,也要自己第一个喊它的名字,让它牢牢的记住是你赋予它名姓,并且亲手去训练培育养护它成长,才能养出一只属于你的猎犬,也是属于你狩猎时的伙伴!”

    这是老人讲故事的时候,时常在他耳边不断提起的一句话。

    “想起来了?”苏建国轻笑一声。

    “嗯,取了名字,我去给三太叔公祭拜一下!”苏九然轻声笑到。
为您推荐
手机在线中文字幕乱码_琪琪热热原色先锋_抖抖影院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