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回家
字体设置
    红湖镇的老李面馆最近成了街坊邻居茶余饭后最大的谈资?1毛2线3

    一是那李老二家的女儿,早年就知道她进了青阳城学府,以后会有大出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乖乖哟,前二天那小妮子回来的时候,大到镇守,小到捕快,从城门外铺开足有三里的红毯,一个个翘首以盼,等着这位轰动青阳城的学子降临。

    凡俗人对二大摇篮的概念模糊不清,可在官场郁郁大半辈子的镇守在得知消息后已经翻来覆去好几天没有合过眼了。

    他治下的红湖镇还能出这么个天才?

    了不得,了不得!

    他此刻已经把这小丫头当成姑奶奶来供着。

    有这劲爆消息在前,后面的谈资稍显无足轻重,那一跑十年的李家老二的养子,又租下了边上的三间店铺,连带着整一片阁楼都搞到了手,老李面馆越开越大,甚至可以当成红湖镇的招牌酒楼。

    地方大了,人也自然得跟上,那年轻掌柜不知从哪里找了好几个手脚伶俐,干活利落的伙计,熟稔世故,将诺大酒楼整的井井有条。

    最早的老面馆那一间,还是那几张桌子,主厨的仍旧是不愿得闲的中年男子,他经常手把手的教着一个木讷呆愣的男子,后者学的不快,他便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交代。

    周围的人们都知道,年轻掌柜拐了个良家闺女回来,那闺女长得其实不算太出色,但在小镇也能称得上中上姿容,可只要见过的,无论男女,都眼睛直愣。

    老人们都说这女子好生养,以后肯定是个带把的娃。

    她就像一颗熟透的水蜜桃,撩拨着许多人的雀跃心思。

    可有着那笑眯眯的年轻掌柜站在店里,也没人敢动啥心思,毕竟这是个叫板张家大少的狠人,不过说起来也是,这张家大少真是活见鬼了,好像有点时间没见他出来作妖了,难不成在憋着什么大坏招?

    平日里动作极多的张家,似乎也沉寂不少,里面的干活的人一个个守口如瓶,啥也打听不到。.kanmaoxian.

    不管怎样,红湖镇终归迎来了一次久违的宁静。

    “啪……”

    后厨传来清晰的碗碟落地声音,年轻女子手忙脚乱的收拾着。

    坐在柜台边上的李德抽着旱烟,愁眉苦脸,小声说道:“小子,你跟我交个底,你带回来这姑娘,准不准?”

    正在拨弄算盘的年轻人一愣

    李德敲着烟杆,唉声叹气:“家里有一个我都教不过来了,你这又带回来一个,你老实说,她是不是……”

    中年男子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戚望哭笑不得。

    他们二人刚回面馆的时候,千娴就抢着喊了声爹,可把李德高兴坏了,嘘寒问暖,后来得知千娴会留在这里帮忙,沾手后厨后,李德就更欣慰了,兴致勃勃把全身武艺都准备一股脑交出。

    可李德后来就发现,这姑娘有点……

    奇怪。

    你要说她笨呢,她学啥都快,记性也好,一段时间就把李德的诸多本领学去七八成,可你要说她行了吧,她总能给你搞点幺蛾子。

    好好洗个碗,时不时就打碎,后厨里一个她,一个木头人样的李流枝,二人合伙一天不知道要搞碎多少碗筷,真把李德心疼的够呛。

    这也就罢了,她认真的时候,能做出让李德都点头称赞的纯正口味,可她出状况的时候,那些盐啊、醋啊的,都能一勺一勺往面里倒,不到毒死人的地步不肯罢休。

    故意的?

    李德看着不像。

    犯迷糊?

    那也不能隔三差五就犯一次啊,这不是要命的行当么,这些天好几个老顾客要不是多年交情的份上,早就拍桌子骂娘了。

    一碗白面,半碗醋,半碗盐,漂着几根白面条,折腾鬼呢?

    比起这个,李德就挺喜欢那个一丝不苟,勤快善良的少年,好像叫……

    向融?

    对,没错。

    这小家伙做事真靠谱,一看就是穷苦人家出身,啥都会做,啥苦能吃,迎来往客,端茶倒水,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

    店里不忙,人手也够,中年男子索性搬了条小竹椅,坐到了边上的小巷子里,晒着阳光,和那些街坊邻居嗑瓜聊天,现在可不比以往了,热情的街坊邻居们张口闭口都是他的小女儿,大养子的,个个有出息,顶天的福气。

    李德也算熬出了头,就喜欢听着他们表面上的各种吹捧,好听舒心就行,管它真的假的。

    活了大半辈子,也就认识了这么一圈子人,年年过的平淡无奇,突然有一天就成了他们最羡慕的样子。

    挺好的。

    李德觉得这样就够了,当个俗人,贪慕虚荣。

    舒坦的!

    屋子里,年轻掌柜推开算盘,掀起帘子,走进后厨,正是打扫满地狼藉的年轻女子咬唇看了他一眼。

    戚望摸了摸她脑袋,安慰道:“没事,慢慢来!

    千娴默默不语。

    戚望微笑道:“我和先生对它不屑一顾,可并不代表它就是什么不入流的货色,你无需给自己太大压力,以你如今的实力能抗衡它的幻境,不受沉沦已经很不错了!

    千娴嘟囔道:“那是因为它被封印镇压了!仅仅一丝外溢的气息就令我时常心神失守,我是不是太没用了?”

    戚望屈指弹在女子光滑额头,笑骂道:“执掌青阳城十年的女子城主,天天就作个小女人模样?”

    捂着发红额头的女子恶狠狠瞪着戚望,冷哼道:“不装了!老娘摊牌了!一个破妖物而已,再给老娘一点时间,分分钟就碾压它!”

    戚望无可奈何。

    千娴总喜欢以最柔弱的姿态呆在他身边,如不经人事的懵懂女子,仿若十年前的如初模样,可无论是戚望还是千娴,都心知肚明。

    她不是当年的千娴。

    他也不是那时的戚望了。

    执掌青阳城十年的千娴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气魄犹在,城府够深,她总能很快的调整自己,从魔村出来后,她竟然能在回红湖镇的短短一周时间内,和梦魇分庭抗衡,着实出乎戚望意料。

    可就是这般雷厉风行、骄傲强势的女子城主,在眼前男子面前,却永远是最柔弱的模样。

    她喜欢这种感觉。

    没有道理可讲。

    戚望至始至终,看都没看另外一个默默缩在角落的木讷青年,转身出了厨房,正巧见到擦拭着桌子的少年,后者觉察到身后视线,回头朝他微微一笑。

    然后。

    失去一瞬分寸的少年一不小心便按裂了眼前桌子,一条条裂纹在其上蔓延。

    少年尴尬的挠着脑袋。

    后厨里又传来噼里啪啦的破碎声。

    戚望缓缓拉下了脸。

    这一个个的。

    就算家里有矿,也遭不住这般糟践吧。
为您推荐
手机在线中文字幕乱码_琪琪热热原色先锋_抖抖影院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