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7章 不平
字体设置
    书房内,李闻正在处理出行的事务,侍从来报,二公子的小厮送八宝鸭来了。

    李闻问:“二公子去问岳楼了?”

    小厮陪笑:“是,公子说世子太辛苦了,亲自去问岳楼买了鸭,命小的送来!

    李闻点点头:“也辛苦他了,特意去这么一趟!

    他命人收了鸭,又找了几块田黄石出来,说道:“他最近是不是爱这个?拿去玩吧!”

    一只鸭换几块田黄石,也太划算了!小厮心想,怪不得公子总往世子这边送东西,元宵节送灯,端午节送核舟,菱角出的时候送菱角,实在没什么可送了来只鸭,每回世子都会回赠,比送的礼贵重多了。

    小厮捧着那几块田黄石,高高兴兴地走了。

    他回去等了许久,眼见天都黑了,李达才回来。

    “公子!”小厮惊喜地唤道。

    李达警告地瞪了他一眼:“小声些!”

    他是悄悄回来的,守侧门的男仆是奶娘的兄弟,偷偷给他开的门。

    小厮“哦”了一声,将送鸭的事说了一遍,献宝似的捧出那几块田黄石。

    李达看都没看,说道:“收起来吧!

    他这么冷淡,小厮还以为他不知道价值,忙道:“公子,您看这成色,一块少说要几百两,而且还买不到,您常去逛的那几个金石铺子,没一个拿得出来的!

    哪知道说完这句话,李达突然变了脸色,喝道:“是啊,这几块石头,我想买都买不着可对他来说,不过随手送人的东西。得了这赏赐,我该千恩万谢、感激涕零是不是?”

    小厮吓到了惊惧而茫然地看着他:“公、公子”

    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一只鸭换回这么贵重的东西难道不该开心吗?

    李达很快收了怒色,又变得温和安静的样子,说道:“行了都收起来吧大哥知道我的心意就好!

    “是”小厮不敢再说什么,将田黄石收进箱子,服侍他洗漱。

    李闻处理完所有的事天已经黑了。

    侍从过来传话:“王妃说王爷那边有她在您忙完歇息就是不用再去了!

    李闻笑了下。母妃这是心疼他眼见父王卧床的时间越来越多东江的政务逐渐转到他手里,几乎从早忙到晚。

    “那就摆饭吧!彼。

    “是!

    晚饭早就准备好了,他说一声,立时摆了上来。

    李闻看着那盘八宝鸭,想起弟弟来问道:“二郎最近都在做什么?”

    他的心腹侍卫还没走出去问了几句回来禀道:“二公子近来常与鲁公子在一处!

    鲁公子鲁长史的儿子。

    李闻的笑容淡了下来,说道:“给他找些事情做吧,别成天闲着!

    其实李达也有职务在身每日都要上衙,并没有多少空闲时间。

    侍卫答应一声,又问:“世子,您去接徐大小姐这段时间,府里怎么办?”

    李闻想了想,问道:“杨都督去沿江大营视察,也有一阵子了吧?可说过什么时候回来?”

    侍卫答道:“江北最近在练水师,杨都督可能要多留些时日!

    “那跟孟御史说一声,府里的事劳他多照看!

    “是!

    侍卫出去了,李闻看着他的背影,眼中忧虑深深。

    父王卧病太久了,这府里人心都不安分了。

    徐吟接到消息的时候,李闻已经启程了。

    得知此事,众人反应不一。

    卫均哈哈大笑,说道:“还是三小姐厉害,不过多等几天,就请动了东江王世子!

    田志摸着肚子上的肥肉,笑眯眯道:“东江王世子亲自来迎,若无意外,世子妃就是大小姐的了!”

    卫均瞪眼:“来请罪还差不多,这婚事八字还没一撇,咱们就半路遇袭,要真去了江都,岂不是进了龙潭虎穴?”

    徐泽赞同:“东江王世子来一趟,就想把事情揭过去?没这么容易!”

    徐吟听了他们的对话,在心里笑了声。

    这亲疏远近,果然不一样。田志惦记着世子妃的位置,卫均和大哥看重的却是姐姐的安危。

    她转头问徐思:“姐姐,你觉得呢?”

    徐思正在看舆图,闻言回道:“看来东江王府有不少问题,这趟过去要小心了!

    徐吟诧异挑眉,看着姐姐:“为什么这么说?”

    徐思道:“劫杀我们的又不是东江王府,只要他们好好派人来道歉,难道我们还会不依不饶?我瞧着,八成这事是东江内部的人干的,他们又抓不到主使,才这么慎重,以示安抚!

    说罢,她见妹妹一脸复杂地看着自己,不禁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亲昵地道:“怎么,以为姐姐什么都不懂吗?”

    当然不是。徐吟知道后来的姐姐很厉害,只是没想到,姐姐现在就这么机敏了?蠢,就算这门婚事真的成了,她也不必担心姐姐处理不来。

    心里这么想,她口中却说笑:“这可未必。说不准,是东江王世子特别看重姐姐,所以迫不及待来相一相呢?”

    徐思嗔怪地瞪了她一眼:“胡说什么呢?”

    看着她微红的脸颊,徐吟取笑:“姐姐这是不好意思了吗?”

    “你还敢说!”

    姐妹俩嬉闹起来,卫均等人听见里屋传来的笑声,心情跟着一松。

    “来就来吧,无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看着卫均等人散去,燕吉的脑袋从窗户缩回来,小声问:“公子,你就这么看着?”

    燕凌聚精会神地擦着剑,抽空回道:“什么看着?”

    “东江王世子要来!万一徐大小姐一感动,应了这门婚事可怎么办?”

    燕凌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应了就应了啊,什么怎么办?”

    燕吉一听,自家公子这是完全没把握到要点啊,顿时急了:“要是这门婚事成了,那公子您就别想娶徐三小姐了,国公爷指定不会答应!”

    “那你叫我怎么办?故意搞破坏?”燕凌白了他一眼,“我要干了这事,就算父亲答应,徐三小姐也不会答应!

    燕吉呆了呆:“照这么说,总会有人不答应?那公子你这就是白费力气吗?”

    燕凌把剑收回鞘中,说道:“行了,这事你就别费神了,瞧你那样,皇帝不急太监急!

    说罢,他拿着剑出去练功了,留下燕吉,琢磨了一会儿,突然反应过来,冲外头喊道:“我才不是太监!”
为您推荐
手机在线中文字幕乱码_琪琪热热原色先锋_抖抖影院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