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我不吃
字体设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库网]

    .shukw./最快更新!无广告!

    </p>

    少年出去没多久就端着一个铜盆就过来,在盆沿上隔着一个麻布,放在蜡烛的旁边,将麻布浸到水里,再拧紧干要过去帮他们擦床板。

    许洛泱一看,上去就跟少年道:“这个我来就行,我来就行!

    “好,那姑娘你先擦着,我去中院那里拿两张被子来!

    沈修远:“我跟你一起去!

    少年:“好!

    沈修远走了,而许洛泱心里可开心,总算不用看到他了,但又想到今晚一整晚就要和他待一块,就一个头两个大。

    一晚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她就睡了一个觉,但也挺迷的这个觉睡得这么久,在中间完全不知发生何事,萧寒兮他怎么就变成了沈修远。

    还有刚才不小心撞回沈修远的怀里,真是太丢人尴尬。

    许洛泱卖力地往床板擦了擦,来来回回铜盆里的水就变得污黑,在想去换水的时候,沈修远手里就抱着两张单薄的被子进来。

    沈修远抱着被子,眼睛就刚好看到铜盆的水脏了,“被子你先拿着,我去打水来!

    许洛泱不想听他的话,溘然沈修远就把被子往她手上放去,也不晓她接不接得住。

    许洛泱踉跄地对着突如其来的被子抱了下,整个人没有说什么,既然他要去那就让他去好了。

    沈修远单手拿着铜盆,脚步轻盈地离开。少年现在正在灶间忙活,透过窗户就看到那个高大样子略带威严的沈修远。

    先把灶台的粥先放一放,出来告诉沈修远脏水要倒在哪里才好。

    少年叫道:“公子,公子那水倒在这里就好!

    他指着篱笆下的泥土,以往的废水他们都是用来浇篱笆下处的芬草。

    沈修远回头一看,见少年站在他们进来的篱笆处,应了声:“好!

    沈修远把水倒好后,再问一下:“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少年想起来还没有介绍他的名字,挠了下头,笑着道:“公子,我叫蓝羌,蔚蓝的蓝,羌笛的羌!

    “那公子你呢?叫什么的?”

    沈修远:“姓沈名修远!

    蓝羌嘴上念叨着他的名,联想到一句诗句:“公子此名可是出自屈原先人《离骚》里的‘路漫漫其修远兮’?”

    沈修远听了没有多大的感触,眼里的寒潭溅起一荡荡涟漪,就好像点到他心里什么事情,眼里看得几分伤感。

    沈修远淡淡地回头:“算是!

    他的这个名字是母妃取的,也不知道母妃为什么要取这个名字给他,还要偷偷地给他起了一个字。

    蓝羌:“那这名可好听了,《离骚》这篇文我也是读了又读,甚至是倒背如流!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余虽好修姱以鞿羁兮,謇朝谇而夕替。

    既替余以蕙纕兮……”蓝羌朗朗上口读了几句。

    沈修远看他背得不错:“蓝羌,你是否是在准备科考?”

    “对,能考起功名那可是一件多么得意的事情,也是我娘生前唯一的意愿,所以我得好好努力,争取明年榜上有名,实现我娘的意愿,也可带奶奶去过更好的生活!

    沈修远点头:“行,那你加油。争取明年能在榜上看到你!

    蓝羌:“多谢公子夸奖!

    他们嘘寒几句,蓝羌就带着他到灶间外的大水缸里打水,沈修远打完就回到屋子去,许洛泱就那么站着手上还拿着被子。

    许洛泱:“终于回来,还以为你去换水人给换没了!

    话说得太快遭到沈修远的白眼,许洛泱看到身子不禁起哆嗦下,等沈修远走到前面时,许洛泱又对着他的背后吐出舌头做了个斜翻白眼还他。

    沈修远把铜盆放在原来的地方,将麻布拧干就要去擦另一张床,许洛泱赶快叫住:“等一下,等一下。你不该先把我的擦一下吗?我的还没有擦好!

    沈修远手上拿着麻布,听到身前之人开后他就停步往对面那张床板看去,“不是擦好了吗?”

    许洛泱:“?”

    敢情你是来搞笑的吧!

    那水刚才见了就快跟墨水一样黑了,难道就不用再擦一下,而且这被子还这么干净。

    许洛泱过来站在他面前,抱着被子指着床上给他看,虽然是有点干净,但是还是留下不少污秽的:“没有,没有,你走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沈修远不想和她多说,把麻布重新扔到铜盆去,两手平方着:“拿来!

    “什么拿来?”许洛泱看他手上的姿势,一时之间看不出要做什么,脸上堆出问号看向他。

    沈修远皱了下眉,锋利的黑眸闭了下,提步走到许洛泱前方,正颜色厉再次提醒一下要把被子拿过来的手势给她看。

    许洛泱被他一靠近,呼吸顿时有点不畅快,心里莫名就有点加速,还咽了一口气,感觉周围的空气有些凝固。

    看到沈修远那张脸,她就想到了肖嘉辰,清澈的眼睛眨了下,摇晃着头,左看右看真的和她爱豆一样。

    越看下去,许洛泱嘴角竟然露出一丝傻笑,完全把这个人是沈修远的事抛在后脑勺,就这么看着他,这时嘴上还说出了两个字,语气有点软软:“嘉辰!”

    沈修远看她这个样子,一脸火气地就把她手上的被子抢过来,转身不想看到许洛泱,发出冰泠的声音:“赶紧擦了!

    许洛泱被他抢了才回神来,她一手往脑袋的太阳穴狠狠指去。我脑子里想什么呢?我怎么可以这样?他长得再怎么像她的爱豆,也不能这样子,更何况这人又不是。

    许洛泱看着他宽阔的背后道:“好!

    许洛泱这次很麻溜地把床板擦了一遍,然后再给沈修远换一盆清明的水过来。

    沈修远见她回来,看她的床板也该干了,就把两张被子往她的床板处扔去,再去擦他的那张床板。

    等擦好了,就看到蓝羌端着一个拖盘进来,他的脸上有点些,是在灶台下吹火的时候,那些灰烬四处飘起,沾上的,然后在拾柴熬粥手上有点黑,便不小心摸到。

    蓝羌:“公子,姑娘你们来的时候应该没有吃吧,先喝点红枣枸杞粥,这红枣和枸杞是在后院自家种的!

    许洛泱看到那两碗粥,这肚子才发出响声,“谢谢你!

    许洛泱没客气地收下来,“你现在这里等着!

    当然她也记得恩情,拿着一根小蜡烛就跑到院子外的马车,在上面拿了四盒小吃,反正马车上吃的还有,回头她再和萧寒兮说清楚,再不济就跟他买。

    拿到就往屋子里跑,许洛泱喘着大口气,先把蜡烛吹灭再把四盒小吃给了蓝羌:“你钱又不收,想到我们马车还有点吃的,就拿给你换!

    沈修远站在一处,看着她,以为她刚才拿着蜡烛跑去外面做什么,没成想是拿东西过来换的。

    又想到他身上除了钱一无是处。

    蓝羌看到一个小吃上有写桂花名字的,他点头道:“那谢谢姑娘你了,奶奶也好久没有吃到京城桂花糕了!

    许洛泱看他的脸有些稚气,应该比她小,就想问:“对了,你叫什么呢?”

    蓝羌把姓名告诉她,再反问:“姑娘,你呢?”

    “我叫许洛泱,叫我洛泱就行!毙砺邈竺佳鄞Φ澜驳。

    蓝羌:“瞻彼洛矣,维水泱泱。洛泱的名好听!

    前面的诗句记得萧寒兮在第一次见到她时就有讲过,但是她忘了,现在又听到蓝羌这么说。

    原来她的名字还可以出自诗句!

    在心里默默念了一遍:“瞻彼洛矣,维水泱泱”

    所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好听就好了。

    “那你们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就叫一声我,我在中院里看书作诵!

    许洛泱:“好!

    蓝羌走后,沈修远一脸漠然地站在后面,没有说什么,眼睛里凛若冰霜,扫了眼许洛泱就往他的床躺去。

    许洛泱正喝着粥,这红枣枸杞粥吃起来甜甜的,又不会太甜。见沈修远躺在床上了,就问了句:“你不吃吗?”

    “不吃!”沈修远语气直接回绝。

    许洛泱也不理他了,管他有没有吃,或者来说是爱吃不吃的,她干嘛要搭理他。

    吃完过后,许洛泱要把碗拿去灶间,可又看到那碗未动的红枣枸杞粥,“你起来吃一下,不然我拿个碗过去也不好!

    沈修远没有回她,而是在想今天发生的黑人袭击事件,怎么想都不会想到这次是直接冲着他来,难到之前张将军的事情想错了。

    许洛泱:“喂,你说句话啊,别装睡我还有事情想和你打听打听一下!

    沈修远傲慢道:“我不吃!”

    “不是,你不吃这粥就要浪费了,这可是蓝羌煮给我们吃的,你怎么也得想想也是人家做给我们吃的,他还收留我们住一晚,我们总不能先给他一个糟蹋粮食吧!

    许洛泱噼里啪啦说了一顿给他听,就跟在教育病人那样,之前她在医院的时候,特别是小孩最难伺候,她是想了想几个道理才让小孩去吃饭的。

    见沈修远还不起来吃,她专门走过去。她只是吃不下而已,要不然哪有他的份,他一说不要直接吃了,管他那么多。

    “你就没有听过‘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句话吗?这米种出来有多么不容易,何况里面还有红枣和枸杞,还有蓝羌为我们所熬的精力!

    许洛泱像只小鸟一样叽叽喳喳在沈修远身旁说着,也不知道他能听进多少,一个身份高贵的王爷,不愁吃不愁穿的,哪里会懂得下层人的辛苦。

    何况这里还是古代,等级分化很明显的,还有这碗粥他瞧不瞧得上还是个问题。
为您推荐
手机在线中文字幕乱码_琪琪热热原色先锋_抖抖影院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