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烫手啊
字体设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库网]

    .shukw./最快更新!无广告!

    </p>

    美妇人嫣然一笑,手指玩弄着自己的长发,“炼魂之法本就难以捉摸,对修道者的要求更为苛刻,何况是一些普通人,但是对于我们修道者来说,能够将自己的灵魂磨砺一二,不失为是一件好事。我看你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根本就是想将这本书占为己有,看来,黄昭子庙的八拳,也不是那么的光明磊落啊!

    美妇人此话一出,全场陷入胶着般的寂静,那些受波浪危害不大的修道者们面面相觑,露出惊恐大于惊喜的表情。

    八拳!这可是响彻整个大陆的名号。

    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黄昭子庙巡查者八拳竟然来到了邨州,而且就在自己面前,难道又要发生什么大事?

    一时间,众人竟然不顾自身伤势,议论纷纷。

    黄昭子庙作为中州的执牛耳者,更是大陆修真界的统领者,它的存在直接影响了整个大陆的存亡,而让它获此殊荣的就在于其门下的执法者八剑,宣法者八枪和巡查者八拳。

    披甲壮汉向前一步,高抬下巴,眉头紧锁,“蛮堡主,我想你应该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美妇人不甘示弱,向前走了两步,“我当然清楚我在说什么,只是不知道你清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披甲壮汉不想做太多的口舌之争,沉声道,“你确定要和我抢东西?”

    披甲壮汉在我这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美妇人拍着自己的胸口,心有余悸的说道,“我还真不敢和黄昭子庙抢东西,但是你嘛,倒是可以一试!

    披甲壮汉眼皮抖动,险些没有控制住体内涌动的灵力,要不是有人在场,他真想一拳捶死眼前的女人,只是巡查者的职责所在,让他不得不冷静下来。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呼出,“你很幸运,但不代表他们!

    披甲壮汉向外走去,“希望你们不要后悔!

    美妇人冲着壮汉的背影,鬼魅一笑。

    红发男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急忙向台下看去,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坐着一位俊俏的男人,男人轻轻点头,表示拍卖会继续。

    红发男人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可是就在刚才,他的大脑出现了短暂的停顿,等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原本印在脑子里的措词全都消失不见。

    周天申与他有相同的遭遇,只是他并没有忘记什么事情,而是在脑海里出现了一副画面,画面中,一个穿着干净的小男孩站在雪地里,手里捧着一个绿色的圆珠,圆珠发出柔和的光芒,男孩始终低着头,嘴里念叨着什么,完全听不清楚。

    大风呼啸,白雪皑皑。

    “你没事吧!

    一个柔嫩的手掌贴在周天申的头上,一股温和的灵力钻进周天申的身体里,带来丝丝温暖。

    周天申没想到一个男孩的手,也可以这么温柔。

    那股温暖的灵力很快消失,公子哥的额头上渗出汗水,他的声音有些发抖,“呼,老实说,我还是第一次替人疗伤,还真是一件费脑子的事情!

    周天申有些不解,“我受伤了?”

    难怪会产生幻觉。

    公子哥呼出一大口气,擦去鬓角的汗滴,解释道,“我也不确定,只是看你痛苦的抱着头,我还以为你受到了波浪的攻击!

    周天申更加疑惑,“你没事吧?”

    公子哥目视前方,“我躲的快!

    周天申站起身,发现很多人都晕倒在了地上,包括自己身旁的那位苦瓜脸男人。宝器阁很快作出回应,从阵法外面,陆陆续续的走进很多抬着担架的医师,他们都是宝器阁长期聘请的医师,因为每次拍卖大会,都会不可避免的发生斗殴事件,这是就会需要他们医师出面,替受伤者包扎伤口。不过,这么大规模的晕倒,他们也是第一次见。

    趁着救人这段时间,红发男人很快就将那本炼魂大法卖给了那位美妇人,美妇人走进交接室,这里就是付钱拿货的地方。

    付过钱,美妇人收起那本充满了诡异色彩的书,走出宝器阁,门口站立着一辆早已等候多时的马车,车夫是一位与她相差无几的妇人。

    妇人是美妇人的贴身侍女,名唤婀娜,妇人掀开帘子,将美妇人扶上马车,驱赶着马车向城外赶去。

    婀娜坐在车厢外,手里拿着马鞭,抱怨道,“堡主,看来还是子默适合这份工作!

    美妇人坐在车厢里,脸色阴晴不定,“赶快赶路吧!

    拍卖会很快结束,解除双子星图,场地恢复原貌,买家们陆续走进交接室,支付账单,任取宝物。周天申将草药放进竹篓,走出交接室,发现门口站着一位紫衫青年正在左顾右盼,看见他时,脸上流露出惊喜的表情。

    紫衫青年走近后,看了一眼周天申背后的竹篓,笃定拍手道,“你就是云安口中的那位竹篓少年周天申吧!

    周天申点点头,暗中观察着青年的衣着。

    青年将胳膊搭在周天申的脖子上,脸上闪过一抹奇怪的笑,“我是云安的师兄,他有没有在你面前提起过我?”

    周天申摇摇头,发现青年的腰扣上,挂着一个布袋。

    青年颇为惊讶,后退两步,捂住嘴巴,眼神复杂,“怎么可能?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

    周天申继续摇头,看到布袋上绣着一座青灰色铁塔。

    青年叹息一声,捂着额头,痛惜道,“时不我待,时不我待啊,我还喝过你的满月酒呢,你怎么能说忘记就忘记呢?”

    周天申疑惑不解,“可是我真的从来都没有见过你!

    青年一边摇头,一边摆手,神色忧郁,“不提了,不提了,我叫陈忧,是妙手斋的主人,也是张云安的师兄,今天他带了一个受了很重的伤的病人,此时正躺在我家里,听他说你帮他买了一些草药,正好现在需要用到,你把它们交给我吧!

    周天申伸手掏出竹篓里的一个小包裹,上面有宝器阁的专属印章,一座铁塔。

    青年接过包裹,接着从袖子里甩出一个白色的物体,物体在周天申的眼前一闪而过,掉落在竹篓里,物体与其他东西发出碰撞,发出‘!靡簧。

    青年转身离去,一只手高举过头,左右摇晃,“张云安给你的报酬,别嫌少!

    青年走后,周天申回到大渝客栈,一楼已经坐满了人,都是一些无缘进入宝器阁的人,与其他人讨论着今天的拍卖会。

    客栈老板看见周天申,笑着从柜台后面走出来,“酒菜已经备齐,我这就让小二给您端到楼上去!

    周天申摇头拒绝了老板的好意,自己端着托盘将一荤一素和一壶热茶端进了自己的房间,房间门口站立着的侍女,帮忙着将客房的门推开。

    吃过饭后,周天申躺在床上,又翻开了自己买的那本书,草草的看过几页后,周天申打起了瞌睡,揉着眼睛,勉强将书本合上,周天申歪着头,沉沉睡去。

    周天申睁开眼,发现刚才自己倚着老槐树睡着了,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周天申向山下赶去。

    山上的路很不好走,每走几步,就会看见一个小水坑,有的水坑积攒了很多的清水,有的水坑则是塞满了污垢,还有的水坑里面都是树叶。

    走过一道山岗,远远的看见天边的落日,红霞似火,清风吹拂着周天申的发梢,舒服极了。

    山岗下面是一个山洞,山洞门口堆放着一块大石头,石头上面刻画着奇怪的字符,字符五颜六色,其中最为显著的是一个白色的字符,字符从上至下,贯穿整个石头,站在石头前面,周天申背对着石头,没有在向前走一步,因为天边开始下起雪,从山顶到山岗,周天申经历了四季更迭。

    大雪飘飘,衣衫单薄的少年飞奔着跑向山顶,站在槐树下,能够感受到一丝温暖,槐树枝簇拥着从树上滑落,落在周天申的脚下,一颗绿色的圆珠漂浮着,周身散发着温暖的气息,周天申试着触摸圆珠,却被上面的高温惊退,少年龇牙咧嘴道,“还是这么烫手啊!

    拍卖会结束后,左塑并没有在宝器阁久留,而是和谷之文一起被陆安时拉着,来到一处杂货铺。

    店铺的老板是一个牙齿掉光的老妇人,老妇人有些老眼昏花,听到有人走进店铺,趴在柜台上,愁了半天,才看见站在面前的三个少年。

    老妇人的嘴巴有些跑风,“随便看看,要买些什么?”

    店铺不大,没走两步就到头了,店铺里没有货架,只有挂在墙上的商品,墙上放不下,就摆在了地上,左塑不相信这么一个破旧的小店里有自己需要的弓弦,要知道他对弓弦的要求可是很高的。

    左塑拉着陆安时的衣袖,将他拉到一边,“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陆安时笑道,“你看我像是再给你开玩笑吗!

    左塑有些不满意,“你是在蒙我吧,这么小的一家店,怎么可能找得到我要的东西!

    陆安时双手负后,抬起下巴,指了指两人的身后,左塑扭头看去,谷之文正在为一副面具付钱。

    左塑歪着头,诧异道,“谷之文这个财迷,竟然愿意买这种地摊货?”

    陆安时将左塑推进店铺,指着地上的一堆小物件,“赶快挑,我还要回客栈把拳谱交给天允姑娘!

    左塑认命般的蹲在地上,随意扒拉着,没曾想,还真让他找到了好东西。

    左塑兴奋的把一根白色的绳子拍在柜台上,合不拢嘴道,“老板,这个怎么卖?”

    老妇人贴近看了看,“十文钱!

    左塑愣在了原地,“这么便宜?”

    打死他都不会想到,乾纹绳竟然这么便宜,他感激的看了一眼陆安时,直接掏出一两地银,“老板,不用找了!

    老妇人收起地银,从身下拿出一个铁箱子,铁箱子发出叮呤哐啷的声音,老妇人说道,“找你九百九十文...,欸,人呢?”

    老妇人步履蹒跚的走出店铺,街道上早已经没有了三人的踪影。

    一个小巷子里,左塑趴在墙上,喘着粗气,探头探脑的向街上看去。

    陆安时无语道,“买个东西,不至于这样吧!

    左塑把手指竖在唇前,“嘘,你不懂这件宝物的珍贵,乾纹绳,又称捆仙索,据传说,它是由龙筋与天藤树炼制而成,具有强大的灵力,只要是被它盯上的猎物,任你逃到天涯海角,都会被它寻到,与照妖镜并称两大神器!

    陆安时拍手道,“ 恭喜你,找到一件宝物,现在我们可以回去了吧!

    左塑谨慎的收起绳索,哼着小曲从巷子里走出来,只是从他慌张的眼神和不协调的步伐上可以看出,这个人绝对有问题。

    陆安时感到有些哭笑不得,谷之文一如既往的闲言少语。

    三个人回到客栈,蒲象晋告知他们,天允国静正在楼上等着陆安时。

    走上楼,三人回到各自的房间。

    山道上,马车不急不缓的向山里赶去。

    车夫有气无力的挥打着马鞭,马鞭打在马身上,不痛不痒。

    山道两侧长着许多大树,某一棵低矮的小树上面站在一个背着木箱子的苦瓜脸汉子。

    汉子手里反握着一把匕首,匕首紧紧的贴着他的手腕被他藏在身后。

    汉子目不转睛的盯着马车,直至马车转过一个弯道。
为您推荐
手机在线中文字幕乱码_琪琪热热原色先锋_抖抖影院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