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一章
字体设置
    启动新域名苏毓给的银子够相熟的裁缝自然推了手里头的事儿全心全意做起苏毓要的衣裳。aneieilai那几套男款的成衣,真紧急赶出来,手熟的师傅一套衣裳一天的功夫就能赶出来。

    她跟苏毓打交道也不是一回两回晓得苏毓的习惯。苏毓的衣裳跟时下的衣裳不同,必须得放着来做。等苏毓见过初版后来改,至少改上两回。果不然总共四套衣裳,前前后后改了四回差不多十日才达到了苏毓想要呈现的成果。

    女款的衣裳裁缝觉得太贴身了不妥,身段显出来显得不矜持。但男款就没那么讲究,成衣最终制成,裁缝就一直在夸,这衣裳改得好。

    苏毓听着她满嘴赞叹,突然心里一动:“桃娘,跟你说个事儿!

    桃娘是裁缝的闺名。跟苏毓打交道多了两人熟了以后苏毓便唤她闺名。桃娘心里还在感慨苏毓到底哪儿来那么多做衣裳的点子,听到她这话自然笑眯眯:“有话就说!

    自古以来盗版这种事都是发生过的。以前称呼盗版的东西为赝品打击盗版是从来屡禁不止的。苏毓打量着桃娘心里不免就有想法。这些衣裳是她的创意虽然这么揣测旁人很恶意但她的新衣裳还没有拿出去谈若因自己不擅刺绣裁衣而致使款式泛滥,绝对不是苏毓想要的。

    毕竟这个时代,可没有版权;さ囊馐逗拖嗯涮椎姆。苏毓不想到时候鸡飞蛋打。

    “你如今是给自家接活儿?”事实上,桃娘的这间铺子不在好的地段。在布庄一条街,她家的铺子算是十分边缘的了?占湫,里头的布料成色也不好。平日里来的人不多生意很是冷清。平日里就算有生意上门,也都是穷苦人家的小本生意。

    苏毓当初之所以会找到这家铺子的裁缝,还是因为桃娘好说话。

    桃娘性情软,愿意听她的话改衣裳。起先苏毓也不是没找过别人,但旁人家的裁缝师傅见苏毓制成衣挑得料子不是很好,还吹毛求疵。一件衣裳缝制过程中,苏毓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乱提要求。有时候成衣改了几遍还是不满意,要求他们再改。

    这一次两次的,他们有些就觉得苏毓瞧不上他们的手艺,故意来找茬儿。但桃娘就不同了,苏毓一家三口四五套成衣,要改多少次,她都能改。

    桃娘闻言愣了一下,没想到苏毓突然问她这个。

    接活儿,自然是给自家接的。

    这年头虽说大多数做衣裳刺绣的都是女子,但经营裁缝铺子的人却基本都是男子。桃娘的铺子她既是裁缝又是铺子老板。倒不是她格外能干,而是年纪轻轻丧了夫,不好回娘家,才借着一门手艺和一点积蓄盘了个铺子来做生意,糊口。

    苏毓提起来这个,她面上的神色不由暗了暗。

    虽说这年头对女子的束缚还没有程朱理学盛行以后的严苛,但封建社会是男权社会,女子天生弱势,在社会上还是会受到很多的歧视。尤其是年纪轻轻就丧夫之人,明明丧夫也是她命苦,但总有些人会嫌弃她们是不吉利的。

    有些格外忌讳的人,是不会来寡妇家里做生意的,认为这种人开门做生意,对上门的客人都也不好,晦气。桃娘是寡妇的事儿左邻右舍知道,苏毓不知道。但苏毓此时问,她倒也没回避,很是直率地就说了。

    苏毓是没有什么吉利不吉利的看法,她确信桃娘是给自己开铺子便放心了。

    此时,直言不讳道:“你这铺子一个月下来能赚多少银钱?你别误会。桃娘,我有个想法,若是你单独开铺子辛苦又挣不到多少钱,不若来跟着我!

    桃娘一愣,有些不大明白苏毓的意思。

    苏毓笑了声,别的话没多说:“你好好想想,我是觉得你的手艺不错。我往后怕是有不少的事情会麻烦你,想着你若是安心,就给我一个人做衣裳。我每月给你付工钱!

    桃娘眨了眨眼睛,没想到有这么好的事儿掉自己头上来。

    在这个农为本,仕为贵,商为末的时代,不是所有人都想着在做买卖上大展拳脚的。有的人穷极一生也还在摆摊子,挑着担子穿街走巷。若非逼不得已,桃娘是不愿意出来抛头露面经营铺子的。当初她也是去大的裁缝铺子里去问过的,旁人一听她守寡就不大乐意雇她。如今她的这个裁缝铺子,每个月为了维持生计都要绞尽脑汁。这段时间当真是得了苏毓的照拂才赚了不少银钱。

    此时听苏毓这么瘦,只觉得惊喜万分。她是想不到苏毓要做什么,只晓得苏毓要雇她。

    “这,这,”桃娘搓了搓手,“你是打算开裁缝铺子么?”

    苏毓眼睛一闪,打量了下她的铺子:“你这铺子位置不好。租金不高,怕是也挣不到银钱”

    这话是事实。桃娘这几年经营下来,租子交了,却没攒几个银子?靼梢膊荒芩憧,勉强糊口罢了。

    苏毓看她意动,又道:“你若是同意,我盘下你这铺子。你来给我做衣裳。往后这铺子里的盈亏我担了,你只管一门心思裁剪衣裳。如何?”

    桃娘眼中的动摇之色更重了,于是问苏毓:“不知徐娘子开多少银子一个月?”

    苏毓捏了捏手指头,面上淡淡的:“四两银子!

    这句话一落地,桃娘眼睛蹭地就亮了。

    四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这年头,官家老爷家里的一等丫头一个月月例才三两。那普通的丫头小子一两六钱银子顶天了。去牙行买个会刺绣的丫头回来,那也不过十二三两银子的事儿。苏毓开得这个月例,那是天上掉馅饼!当真是天上掉馅饼!

    她有些激动,拿着布头的手都在颤,有些不敢相信。

    苏毓却又补了一句:“但我也有要求!

    “您说,”桃娘脑子里嗡嗡的,她一个妇道人家孤身在外求生不容易。有人依靠,还是这么好的条件给她依靠,自然是喜不自禁,“您说,我听着!

    “若是给我做衣裳,往后你做的衣裳就不能往外拿!彼肇顾档秸飧鲇锲浅Q侠,“外人觉得样子好看,找到你,你也不能接私活儿!

    “这是自然!我若是收您的月例,自然是给您做衣裳!

    桃娘也没想到衣裳款式的问题,只当东家不喜欢手里的人胳膊肘往外拐,“我若是在您手下做活儿,必定不会吃里扒外,接私活儿的!

    话虽如此,苏毓还是给了她考虑的时间。

    “若是你想好了,明儿来梨花巷子徐家。我在家里等你来!彼底,苏毓将已经制好的成衣装好,“这些我便先带回去,明儿来我家定好了可就没得反悔了!

    桃娘激动得原地打转,见苏毓转身要走,连忙去送她。

    苏毓人走出铺子便让她回去了,自己出来又去扫荡了一圈。既然去送温暖,少不得吃的用的,徐宴那厮读起书来废寝忘食,浑然忘我。你不送给他,他自己不一定会买。苏毓把能买的都买了,满满一大包的东西提在手上。想想,又去杏花楼买了几样点心。

    小屁娃子本来今日要跟出来的,但苏毓还有事儿要忙,顾不上他。其实也不是,就是纯粹不想带他,把人丢在婉仪小媳妇儿那。走的时候小屁娃子嘴翘得能挂油瓶了。苏毓买点点心回去,哄哄他。

    回到梨花巷子,天色还早。严家小媳妇儿是当真喜欢乘风,抱着奶娃娃就站在院子里看着小屁娃子。那脸上柔柔的笑,不晓得还以为她是徐乘风亲娘。

    不过这场景在苏毓出现在严家院门口的瞬间被打破,小屁娃子眼尖得很。一眼看到苏毓,蹦蹦跳跳地跑过来:“娘!娘你回来了!”

    苏毓刚回去放了以上,此时手里还提着点心。

    严家小媳妇儿看到苏毓也喜笑颜开,吆喝着让徐乘风开门,自己则小碎步过来。

    苏毓拎着点心就直接进了院子,“放哪儿?你爱吃的,杏仁云片糕!

    小媳妇儿高兴得眼睛都亮了,想笑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哎哟,毓娘姐姐不要每回都给我带点心。都是左邻右舍的,你瞧瞧我都吃你多少点心了?”

    “买都买了,也没那么多讲究。再说点心就是拿来吃的,不然买点心作甚?”苏毓一边走一边将点心给她拿进屋,“你晓得我跟宴哥儿都不爱吃这些甜的。这些放家里也是给乘风那小子吃了。小孩儿家家的,吃那么多点心作甚?正好匀一点儿给他婉仪婶子吃!

    小媳妇儿乐得脸颊都红了,说不过苏毓,便邀请苏毓在她家用饭。正巧这时候也快到午膳的时候,苏毓刚才外头回来,家里灶台还没开火。严家小媳妇儿平日里一个人,确实寂寞。

    拗不过她,苏毓便带着徐乘风留下来用了饭。

    一顿饭用罢,苏毓看天色还早。如今渐渐靠近四月中旬,昼长夜短,若是去豫南书院走一趟,似乎也不碍事。轻轻看了一眼小猪崽子似的徐乘风,她眉头一蹙。刚想说什么,话还没说出口呢,就被小屁娃子抢先打断:“娘你要去哪儿我跟你一起去!”

    一句话不带喘气儿地秃噜出来,表情还很豪横。

    苏毓:“……我有事要出去!

    “有什么事儿?去哪儿?”小屁娃子对早上苏毓出门不带他还很怨念来着,“我也要去!”

    “你去干嘛?”

    “我就是要去!”小屁娃子很执着,“你别不带我!”

    “我去山上找你爹你也去?”苏毓还没去过豫南书院,只晓得在金陵城南边的山上,往来不是很方便。小屁娃子虽然很乖,但才五岁大的人,“爬山你受得了吗?”

    “去找爹?!”这当然得去,徐乘风觉得自己好久没看见爹了,都想他了,“我要去!”

    “行吧,”苏毓觉得自己真是个开明民主的好母亲,小跟屁虫这么跟她都允许了,真的不要太开明,“你自己说的,到时候累了别哭。我可不会背你!”

    小屁娃子自然是满口答应。

    既然如此,那就带他走一趟。苏毓回去收拾了下,看小屁娃子满地打滚弄得那叫一个脏。干脆母子俩都擦洗了一下,换了身新衣裳。苏毓还特地上了妆,弄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带上上午买好的东西和衣裳,干脆去叫了辆车。

    爬山是省不了的,但走路能省就省了吧。叫辆车,正好可以歇一歇。

    “娘,”看着一大包的东西,坐在马车上的时候小屁娃子就疑惑了,“咱们家现在是有钱了吗?”

    苏毓靠着车厢昏昏欲睡:“没钱!

    “哦……”

    “……是什么给了你突然的幻想?让你觉得咱们家有钱了?”苏毓睁开一只眼睛。

    “这些!”小孩儿指着鼓鼓的大包,据理力争,“没钱能买到吗?!”

    苏毓看都没看一眼,信口雌黄道:“那是你看错了,这些东西不是买的,是你娘我赊账的!

    “?”猝不及防,他没懂,“什么叫赊账?”

    “就是欠债!

    “咱们家欠债了吗?”

    “欠了,”苏毓斩钉截铁,“好多!

    “……哦!笨醋判∑ㄍ拮铀醭梢煌盼桶偷哪Q,苏毓眉梢翘起来。

    小屁娃子从来没想到自家还有欠债的一天。想想又觉得也对,以前不吃肉,所以不欠债。现如今隔三差五吃肉,他还能吃到糖醋小排骨,所以欠债很正常。心里很忧愁,嘴巴还是乖乖巧巧:“……咱家没钱,为什么要买这么多东西?”

    “还不是给你爹?”苏毓提到徐宴就叹气,“你不晓得?你爹就是个吞金兽!”

    这个徐小屁孩儿记忆很深刻。他站起来翻了翻一堆吃的用的,突然觉得很忧愁。他捧着两边脸颊蹲下去,脸颊的肉都嘟出去。这小孩儿半年涨了不少肉,现如今看起来更像个汤圆了:“娘啊,你说,养爹怎么就这么费钱?咱们就不能少买一点吗?”

    “少买什么?吃的还是穿的?”苏毓也叹了口气,表情跟他一样的忧愁,“你爹那么大的个子,你让他少吃点,是想饿死他么?”

    “说的也是哦,”小孩儿看他娘忧愁自己就更忧愁了,“饿死他也不好!

    苏毓附和:“可不是?”

    “唉……”母子俩一起叹了个气。

    外头赶车的车把式听得直抽抽:“……”这都是什么欠债也要给相公买好东西的败家娘们儿。

    作者有话要说:看吧,就说八点的不会晚到,只会早到。果然,晚上要出去跟室友聚一下,回来的早就继续更,回来的晚就明天更,爱你们!车我还在挤,太难了……感谢在20201026140914202010261756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1187057、1272715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莉莉安19瓶41187057、王、智能蜗牛、llia、媛媛10瓶曼殊沙华3瓶凶唧唧的毛球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yu改,又又又又又又改,大家重新收藏新,新手机版新电脑版大家收藏后就在新打开,以后老会打不开,请牢记,和!,,。,
为您推荐
手机在线中文字幕乱码_琪琪热热原色先锋_抖抖影院在线